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2003-2013)官网网站


品牌
服务
关注
共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产业 >

国际城市文学学会香港分会秘书长子彦墨翡作品欣赏

时间:2015-07-31 15:18  来源:未知   作者:   点击:
核心提示:诗人专栏 子彦墨翡的诗 经过 他没有说话像一首歌站在那里 她找到他正好是在转身的一刹那 四合院的阳光 在一条长长的巷子流动 格桑花开了草色青青的大地 还有她自由的灵魂在歌唱 献诗 头顶黄昏就要落下 有风儿鸟儿花儿在林中漫步 他们在轻轻说话 火红的霞光慢



诗人专栏


子彦墨翡的诗



经过


他没有说话 像一首歌站在那里
她找到他 正好是在转身的一刹那
四合院的阳光
在一条长长的巷子流动
格桑花开了 草色青青的大地
还有她自由的灵魂在歌唱 

献诗

头顶 黄昏就要落下
有风儿 鸟儿 花儿在林中漫步
他们在轻轻说话
火红的霞光 慢慢变得浓密
他看不到她的红唇
那存在于黑暗中的玫瑰
世间的一切  

有一种痛存在

有一种痛存在
这个世界没有星星 没有月亮
光被移走
有一种痛存在
这个房间 没有小窗 没有门牌
白昼是黑夜
黑夜在无尽的黑暗 

你的样子

我无法忘记你的模样
在海岸线的末央
你的样子 是微风 是白云 是海的蓝 
是千万朵玫瑰盛开的声音
我活着 无法忘记它
我死去 它跟着不朽  

残雪

远方 有一只雪候鸟在飞
而你 在近旁 比雪花更轻
偶尔一失心
就不见那烟火一样的足音
这哭泣 这微笑 这指环上的命中
没有可退 可进的界定
她已经死去
她活在那白雪纷扬的初生



没有春天


想知道 花儿怎么开放 
怎么凋零
这一切太晚 
百花 已经把春天消陨
湘云在醉酒 黛玉在葬花
没有好好的爱情
此去红楼 此去长歌

荒原

我信守诺言 对你
在清晨时分 
在日光亲吻的暖中
我的微笑 没有随露水消逝
在炊烟升起的郊外
我们手挽着手  
我们说着只有四月才可掀起的薄纱
那里有蒲根英的身影
它们缀满草地 

忏悔

她的灵魂需要静谧 这大地
一派生机 听听小草私语
听听林梢中的小鸟 
窃听着北方的山峦 它们说
有位凡人
在看山还是山的沉寂
她的心内
曾有无法忍受的疼痛
她曾害怕抬头
害怕日光看见那流泪的眼睛

失去

我曾流连每一字 那有恒星的气息
这每天一封简单的家书
可抵万金
什么时候 我开始把它丢失
这么长的黑夜 
它没有实现我所有的美梦
我被迫献出逍遥的笙歌
和一条在微微流淌的小河  



我能给予什么 爱人
郊外的飞雪 惊扰着烟火
这风雪 就快掩埋唇鼻口眼
它们的明亮 
于我 无异于死亡
树枝断落 丛林里
到处是捕鸟的罗网


雨把我们困在彼此的孤岛


立春之后
为什么会有雨水
为什么你会走向我
为什么举起酒杯时
我们会注视彼此的眼眸
春风不会告诉你
在秘密的住所 北国正酝酿
清明断雪 谷雨断霜的讯息
南国啊 喝完这杯酒吧
惊蛰也好 春分也好
这扑向面庞的雨水
它们在大地上哭泣
一如 我们永世的别离

决绝

江畔 风一阵阵的紧
她说的话 不作呈堂证供
跑过大雪 就是太阳
就可以看见家乡的屋顶
青瓦的 琉璃的各色屋顶 
她雪白的牙齿 露出来 微笑着
数着 一颗 二颗
天上的星星开始坠落

裂帛

知更鸟梭来梭去 在林中
日头掉下来 天就慢慢黑了
密林深处
蓝色的火苗 到处蔓延
她 是生是死 
大地之上 长满微虫
百花还未开放 幻影却已零落
这南国的春天 没有言语 

至爱

爱 只可在一首诗中永垂不朽
它们寻寻觅觅 兜来兜去
它们在积雪上勾勒出一座座屋子
然后坐下 轻声叹息
郊外 日光倾城
郊外 昏暗无边
别再说爱 
那仅是一种存在 
它推开过一扇小窗
它释放人间的蜚短流长

残月

我没有哭泣 小窗的月光
单薄 苍白
吴刚在桂花的密林中舞剑
八月 尽在指尖
可触摸的呼吸 眉目 聪耳
在玉兔的撒欢中勾勒
我不是嫦娥 从今夜开始
打坐 修禅 
一定可以令漫天的花蕾
飞翔在我们的头顶

回声

这白雪的四围 一直有火焰在燃烧
黄色的  跳动着火狐的身影
是小倩来到人间
还是灵魂停止了微笑
在前朝的密林
布谷鸟丢失了春天的讯息
一位穿白衣服的公子
走着 走着 就在夜晚的寂静中
白发苍茫

七月

我站在空旷的世间 等你来 
微笑着 将清晨的一滴露水
在夜晚的篝火旁 闪烁 
在一颗坠落的流星里包裹
在草地
轻轻柔柔 来来回回的生长
它如此平静
不动声色的去向仲夏 

召唤

我没有哭泣 请捂住这张脸
让雨水在泪光中相拥
让它们小小的身子
能承受这尘世的汹涌
让无名指上的指环
再次落下美丽的嫁衣 




没有天生的演员 请不要命之入戏
郊外 微风轻轻 小鸟啾啾
落下的梧桐雨 来来去去
就此全身贯注 这样的日光
在世俗的围剿下
缪斯在身侧飞翔
还要怎样的世界 投入它的怀抱
唯一 也许 全部

不说 

别高声说话 对眼神沉默
对双唇不语
打开一扇小窗 
在尘土飞扬的墓地
练习和死神对话
它的背面 是流星的坠落
一个可爱的小婴孩
一百年后 也不曾消散的火焰

恍惚

那雪 那悲伤
无休无止的落向水面
寒冷 深深的湖底
一只美人鱼 奄奄一息
是明亮的日光 召唤她来到这里
而这黑夜 
把人间和天堂 混为一谈
                (责任编辑  徐文)

子彦墨翡,女,70后诗人,诗评人,从事传媒记者15年。原名:彭彦,生于湘,现定居广东省东莞市,现任香港某杂志记者,2010年开始文学创作。

 
(责任编辑:lehuowang)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香港创富正版彩色